无极3娱乐注册


招商QQ:3270561200
  • “守护好逝者最后一程”的别样医护

      生命在这里逝去 也在这里延续

      清明节,为你呈现一群“天堂摆渡人”——“守护好逝者最后一程”的别样医护

    罗稔(左)与同事整理逝者睡过的床铺。

    陈迪彪(前)与同事在工作中。

    翁雪玲对失去宝宝的准妈妈进行“哀伤辅导”。

    刘永光说,他的工作是诠释生命的延续。

    陈迪彪和他的同事们默默为亡者提供“中转站服务”。

    器官捐献手术进行前,全体医护人员向逝者鞠躬默哀。

      李晓燕待在心脏外科ICU两年多,见证了太多生死。

      “时间一直走,没有尽头,只有路口。”

      “生命在这里逝去,也在这里延续。”

      “你有你的朗读者,而我只是一个摆渡人。我们终会上岸,无论去到哪里,都是阳光万里,鲜花开放。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英国作家克莱儿·麦克福尔的《摆渡人》治愈过无数人的心灵,灵魂摆渡人崔斯坦也给每个读者的灵魂注入了一种重生的力量。

      在我们的身边,在我们司空见惯的医院里,其实也有一群这样的“摆渡人”,他们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地在医院里重复着一项平凡而伟大的工作——那就是送逝者最后一程,让他们体面、有尊严地离去。他们中,有ICU或抢救室里的护士,有负责将遗体从病房运送至太平间的管理员,有负责器官捐献的OPO工作人员,还有给失去孩子的父母做哀伤辅导的护士……

      今天是清明节,由广州日报健康有约和广州日报视觉部倾力打造的“医·记录”全媒体产品重磅上线,第一期四集“天堂摆渡人”系列全媒体纪录片也将震撼发布。下面,让我们一起来听听这些“天堂摆渡人”的故事吧!

      统筹策划/翁晓鹏、张伟清、黎蘅、陈向军、张青梅

      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青梅、何雪华、任珊珊、周洁莹 通讯员张灿城、周颖怡、朱健、黄怡辛、林伟吟、张阳、黄睿、伍晓丹、韩羽柔

      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铭曦、陈忧子、苏俊杰

      故事一

      不是在“装饰”死亡

      而是在努力尊重生命

      人物: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综合病区护士罗稔、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外科ICU护士李晓燕

      护士嘛,不就是量体温、扎针、发药……但其实,他们的工作中还有一个非常“隐秘的角落”,那就是送走那些用尽全力也没有抢救过来的病人——患者走了,她们要拔除其身上的各种仪器、插管……帮逝者清除血迹,整理仪容,让他们可以体面地跟亲人告别。

      25岁的李晓燕和27岁的罗稔便是其中一员。经常目睹生命的逝去,让这些年纪轻轻的姑娘锻炼出一颗悲悯却通透的心。

      “家属哭的时候,我也会哭”

      27岁的罗稔,来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已经10年了。穿着白色护士服的她站在你面前是一副娇俏可人的模样,可一工作起来,你不用怀疑,她就是个“老手”,熟稔而麻利。

      最开始的时候,她在胃肠外科做护士,那时她还不到18岁。第一次接触逝者的情景让她记忆犹新。“当时是下午3点,我去接班,就听说一个80多岁的老奶奶刚走,我要和另外一个护士去给她整理。当时老奶奶还在抢救室里,抢救室外家属哭得惊天动地,我很害怕,整个人都是懵的。”罗稔说。

      护士长看出了她的害怕,就跟她讲,“不用害怕,你是在帮别人做好事,让她们干干净净地走。”然后,护士长亲自带着她去病房,给老奶奶整理仪容、换衣服。护士长做事的时候一直没说话,她用毛巾仔细地擦拭老人身上的污迹,擦完了又帮老人换衣服,换好衣服用手把褶皱一点点抹平,那个场景深深烙在罗稔的脑海里。

      “我爸妈是两年前才知道我做这些的。”死亡是一件让人们讳莫如深的事,罗稔从来不跟别人说这些。在一次和父母聊天时,罗稔不小心提起来,妈妈一听可心疼了,爸爸说:“闺女你就别干了吧,回来我们养你!”

      罗稔笑着说,18岁的时候我都没想过离开,现在更不会了。“刚开始的时候是会害怕,有些不愿意做,但是慢慢地我觉得我的工作很有人情味,守护好这些逝者的最后一程,保留他们最后的体面,是件很有意义的事。”

      “我们不是在装饰死亡,而是在抚慰生命”

      25岁的李晓燕来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已经4年多了,待在心脏外科ICU两年多。